我家亲爱的是个丸子 。

翟乙辛

【超蝠】黎明

他的身体像是被几个Jason一起碾过(而且还在上面跳了一阵欢快的踢腿舞那种),同时胃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烧。
这是Bruce·永远学不会照顾自己(Alf语)·Wayne在不眠不休连续工作四天后,于第五日凌晨清醒时的第一个念头。


他默默凝视着窗外。
天色依旧晦暗阴郁。Gotham的天空一贯如此灰黯朦胧。空气黏腻而冰冷,紧攫住呼吸蛇一样缠绕而上挤入肺部,挟着透骨寒意遍体噬咬。暗色的建筑物边缘与灰沉天幕模糊成一体,勾勒出张牙舞爪的凶兽。浓稠的压抑窒息感扑面裹来。

这是他发誓穷极一生为之奋斗的城市。



令这城市的守护者精疲力尽的事件起源于四天前:在一次使他受伤的外星入侵后,Arkham粉丝团的又一次集体越狱。
对付他们中的一个或几个对他来说不成问题,然而棘手之处在于他的敌人们同样清楚地知道这个事实。这群疯子的联合再度给了他一记重创(说真的其实他挺好奇他们是怎么放下成见达成一致的)。

事件的开端由沉寂许久的Scarecrow引起。他研制的新型毒气给了Gotham民众一个措手不及,甚至波及了一起前往支援的Robin;而在他研制出解药之后、Robin完全恢复之前,Penguin一反常态地抢劫了一家医药公司,而后却一如既往逃得飞快;再之后Clayface偷袭了独自追击的他,又在被他抓获前成功逃脱;接着是Bane在他推断出他们的目的后阻碍了他及时采取行动,同时其余人绑架了一群人质。严密而富有戏剧性的组织犯罪——毫无疑问,Joker。于是在他故意沿着The Riddler的谜面走入陷阱时,毫不意外地看到小丑双人组跳出来对他大肆嘲笑。
只不过他该死地漏算了一着,最终获得的线索极其有限,那导致他没能救下一个人质。

那是个女孩,名字叫Susan,不久前刚随父母来到Gotham;满头浅金的卷发闪耀在肩膀,有双漂亮的绿眼睛,笑起来光芒闪烁。
精致得简直像个天使。
而那天使坠落于此,血溅上他的披风;他所有能做的仅仅是抱住她,看着她的双眼渐渐无神。

 


他几乎是靠着本能回到蝙蝠洞,甚至等不及卸下制服便一头栽进床铺睡死过去。高强度的劳累和奔波,交叠发作的新旧伤痕与最为重要的、来自心底的内疚和负罪感如同决堤之水,狠狠冲垮了他。他昏睡了十多个小时,或许更久。这远远不够,但他还不能放松,Clayface和The Riddler仍然在逃。

他强撑着爬起来。
疲惫的躯体自内部轰鸣着发出抗议。关节生锈般僵硬滞涩,像是个老旧木偶,每个动作都产生一阵难听的吱嘎作响,大脑几乎停止转动;而他则固执地把这些与Alfred不赞同的目光一并抛于脑后,径自进了蝙蝠洞。
老管家叹了口气,再次把心中的担忧和劝诫压下去,默默给他端来一杯热巧克力和一碟蛋糕。

搜集线索,输入指令,分析查找,他近乎机械地一次次重复着动作。Joker十分热衷于见到他的失败,藏身之所格外隐秘,解开他设下的阻碍又要耗费不少工夫。趁着电脑分析数据的时间,他放任思绪飘远:走投无路的罪犯会结成更为紧密的搭档,他需要提高警惕;针对Robin这次出现的问题,有必要增加各种相对应的训练;联盟上次的战后总结会议时间还没有敲定;Superman和GL去了外星系执行任务暂时还回不来——哦,不,这个时候想到他可没什么用。。

电脑发出的滴滴声拉回了他的注意。
数据比对出现了结果:东区的一处帮派据点。很好,现在他只需要做好充分准备,接着打起精神迎接战斗。


他这样想着,下意识端起手边凉透的巧克力抿了一口。


冰冷黏稠的液体顺着食道缓缓流淌。翻腾多时的火焰终于炸裂,卷起细细密密针扎一样的疼痛和灼烧感。那火焰燃烧着、翻滚着扩散开去,渗入脏腑四处攀爬撕咬,蔓延滋长着席卷一切。他能感觉到有什么涌上了喉咙——他知道那是什么。这下不得不休息了,他想。但不能是现在,不该是这个关头——
杯子从手中脱离,碎裂在地面。残骸溅了满地。

意识彻底消失的前一秒他看见了Alf惊慌的身影。老管家这次一定又被吓得不轻,醒来后等待他的一定又会是一番劈头盖脸的教训,不过现在他实在没有精力去想那么多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《佐罗的面具》,漫步的一家三口,昏暗的小巷,持枪的劫匪。
造就了他的梦魇。

他站立在一旁,看着Thomas·Wayne迎了上去。接下来该出现两声枪响,火花与硝烟,Kane家族祖传的珍珠滚落在血泊里;而他只能看着,无法改变分毫。

他冷静地想着,在枪声响起时却仍然近乎本能地扑上去挡在他们身前,然后看着那颗子弹穿过他击中目标。
无力改变分毫。

而后场景突然一转,献祭于Gotham的天使出现在他面前。女孩翡翠绿的眼睛空洞地盯着他,脖颈不自然地弯折,破碎衣裙滚满鲜血与泥泞。


她的口型无声地变化。


她在说什么?

他试图辨认。

Y,O,U——
“You killed me.”

YOU KILLED ME.


他如堕地狱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耳边传来模糊的声响。

他在一团舒适暖意的包围中睁开双眼。弄出声音吵醒他的那个家伙正毫无自觉地端着杯水往床头柜上摆,看见他醒了高兴得就差没摇起尾巴,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严肃起来。他突然就觉得有点好笑——没人告诉他这副装出来的表情其实真的挺蠢么?怪不得Luther一直这么嚣张。说到Luther,他最近倒是消停了不少,看来有必要调查一下他是不是又在做什么不切实际的白日梦。

“Bruce,我们需要谈谈。”

好吧。他就知道。

“嗯哼。”他发出一个漫不经心的鼻音,成功看到那副碍眼的表情垮了下来。
“我以为我们说好了别再单打独斗,如果情况棘手尽量向联盟寻求支援。”
“你也说了,‘尽量’。”
“Bruce!”
“This is MY Gotham.I DON'T NEED HELP.”

接着是漫长的静默,直到细碎光芒照上他的眼睫。
那人神叹了口气,走过去拉开窗帘,然后在熹微晨光中上前,轻轻拥住他,温柔地落下一吻。
“你知道我的意思,Bruce,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。好好休息,一切有我。”

。。算了。

他僵了一会,微微抬手,回抱了过去。
或许是这光芒太过温暖,以至于他也沉溺在了其中。

就任性这一次,他在心底告诉自己。

黑夜已经过去,他的黎明降临于此。

---END--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荰君第一次用Lof。

然后发现自己完全不会用。

这他妈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完全不懂。

槽。

 

从贴吧上搬来了自己的文,越看越不顺眼。

评论(4)
热度(38)

© 翟乙辛 | Powered by LOFTER